對經營風險的機構來說,不良資產始終是個敏感晦澀的話題,這對手握物權和債權兩項法寶的融資租賃公司也不例外。理論上說,融資租賃物權大于債權,不良資產可依靠租賃物的變現來彌補,但前提是租賃物的退出、變現渠道暢通。遺憾的是,目前這個前提并不穩固。為處置不良資產,租賃公司只能見招拆招,或自行消化、或剝離出表,。

風險管理的核心在于對風險的識別和防范,逾期管理的核心在于預防,現在很多公司對逾期管理都非常重視,針對控制逾期也采取了很多有效的措施。

在實體經濟下行大量逾期出現的大背景下,很多公司現在都設置了專門的催收部門來負責逾期的管理及催收。在文章最后,筆者會結合實踐中的經驗和體會,跟大家談一談關于逾期管理的的一些心得和體會。

公司債務違約事件接踵而至。

此前,天翔環境發布債務逾期公告,共有39筆逾期,9家融資租賃公司涉及其中

風控失靈

一名資深租賃人士談到,融資租賃公司向上市公司借款時,風控措施主要是上市公司提供股票質押、董事長擔保等,一旦股價跌破平倉線,或是無法強制平倉,上市公司難以償還租賃公司的借款,風險就會出現。

對于目前租賃公司向多家上市公司提供融資,該人士分析,租賃公司的融資利率較高,年化利率在10%左右,甚至更高。“這些上市公司難以從銀行借到錢,一定程度上反映其存在問題,租賃公司為什么要和它們合作?租賃公司需要反思風控措施是否到位。”

真實剝離

老黃是華北一家融資租賃公司的負責人,在他的公司賬上記錄著一筆高達千萬的貸款損失。這單業務的標的物是一套估值3000萬元的港口機械設備,租約三年,利息可觀。但不幸的是,項目運作1年多就出險了,客戶因經營不善已經沒有還款能力。

此時,需要變賣租賃物來償債,但老黃及其同事并不是重工設備的處置行家,用他的話說,“完全沒法自己處置,即便后來找到買家,也必須找專業設備公司進行拆卸、裝運和后期安裝,費用很高。”項目運行1年后,租賃本金的風向敞口還有2000多萬,盡管設備評估價值3000萬,但最后折騰下來只賣出700多萬,加上各類處置成本,公司凈損失1000多萬元。

當然,老黃公司賬上也有“好成績”,有的租賃物流通性強、殘值含量高,即便貸款出現風險,在二手市場變賣也能夠彌補損失。“像以前做的進口印刷設備比較值錢,設備800萬元買的,直租三年。到了第三年出現違約,剩下本金100萬元,但后來設備賣了600萬,總體還是賺的。”

總體上看,今年融資租賃的逾期率和不良貸款率有所上升,部

[1] [2] [3] [4] [5]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