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務院總理李克強1月2日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對標國際先進水平促進綜合保稅區升級,打造高水平開放新平臺。

會議指出,按照黨中央、國務院關于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的決策部署,完善綜合保稅區營商環境,進一步促進貿易投資便利化,有利于穩外貿穩外資、保持合理進出口規模、打造對外開放新高地,有利于培育國內市場、激發內需潛力。

會議確定:對區內融資租賃企業進出口大型設備涉及跨關區的,可實行海關異地委托監管。

異地委托監管

出口解讀

例如,我國制造生產的大型設備,以租賃貿易方式出口。貨物所在地與綜合保稅區地域跨度太遠,但貨物租賃貿易出口需要在綜合保稅區報關、驗放的。遠距離運輸帶來的運輸風險較大、運輸成本過高等情況下,綜合保稅區海關可以和貨物所在地海關協調,貨物不需實際進入綜合保稅區,由綜合保稅區海關申報、當地海關驗放。

進口解讀

例如,我國以租賃貿易方式進口大型設備。貨物使用所在地與綜合保稅區地域跨度太遠,但貨物租賃貿易進口需要在綜合保稅區報關、驗放的。遠距離運輸帶來的運輸風險較大、運輸成本過高等情況下,綜合保稅區海關可以和貨物所在地海關協調,貨物不需實際進入綜合保稅區,由綜合保稅區海關申報、當地海關監管。

異地委托監管前世今生

早在2015年4月8日,國務院分別印發通知,批準《中國(廣東)自由貿易試驗區總體方案》、《中國(天津)自由貿易試驗區總體方案》、《中國(福建)自由貿易試驗區總體方案》和《進一步深化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改革開放方案》。其中,廣東、天津、福建方案明確了“鼓勵融資租賃業創新發展,對注冊在自貿試驗區海關特殊監管區域內的融資租賃企業進出口飛機、船舶和海洋工程結構物等大型設備涉及跨關區的,在確保有效監管和執行現行相關稅收政策前提下,按物流實際需要,實行海關異地委托監管。”

2015年8月28日,《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印發加快海關特殊監管區域整合優化方案的通知》(國辦發〔2015〕66號)就明確提出在中國(廣東)自由貿易試驗區、中國(天津)自由貿易試驗區試點融資租賃海關監管制度。

2017年3月15日,國務院分別印發四川、重慶、浙江等地自由貿易試驗區總體方案的通知,實行海關異地委托監管。

本次在綜合保稅區關于異地委托監管,是“2015年66號文”加快海關特殊監管區域整合優化遠期目標的落實,也是各自貿區政策試點的落地。

異地委托監管的利好

海關異地委托監管,進一步節省了租賃貿易進出口流程的時間成

[1] [2]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