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中國融資租賃以回租為主,以融資為主要目的的回租業務占到整個融資租賃的近80%。因此,無論是增強對資金運用的把握,控制經營風險,還是提升直租比例,中國融資租賃界都希望降回租增直租。但我們調研分析一批租賃公司,發現直租業務經營,尤其是新建項目中,仍須秉持保守理念,采取高度謹慎態度,控制好承租人的經營行為,把控好租賃風險。

一、承租人擅自擴大經營規模

企業家都具投資沖動,尤其是剛剛經歷過中國經濟高速發展,并從外延擴張發展模式獲得好處的當代中國(民營)企業家,看見商機,很難抑制住追逐的沖動。比如溫江一家民營新建的FD醫院看到行業發展有希望,又從租賃公司落實了設備資金,便一心想擴大,在未通報債權人的情況下,擅自將自有的房產增加兩層,新投資1000多萬元,結果醫院延后一年開業,即便租賃給了半年的寬限期,結果仍然是醫院尚未開業,租金償付就陷入了逾期。況且醫院開業之初,業務量小,其收入僅能維持醫院的日常開支,也無余錢付租,加之負債增加,醫院又無力組織新的資金償債。加之醫院的實際控制人及抵押擔保人舍不得處置房產來償債,租賃雙方反復協商無果,最后走上訴訟之路。

顯然,承租人擅自盲目擴張經營規模,看似主動擁抱商機,加快發展,結果打亂投資與經營計劃,過緊的資金鏈很容易將自己拖入被動局面,讓出租人等債權人也陷入不能按計劃回收債權的被動之境。

二、不能按期投產

重慶一家民營的LJ醫院開業前,因裝修、醫療骨干、資質審批、股東變更等多種原因,致使開業時間一拖再拖,結果推遲半年多才勉強開業,骨干科室的開業比計劃延遲近2年,租賃的寬限期被拖過,同樣面臨剛開業就還不了租賃本金,呈現流動性風險。

又如,由省屬國企與項目所在地的縣屬國企合作的JR化工,利用上游(國企)焦炭廠的尾氣,由尾氣發電改為硫銨合成化工,而未及時進行重新環評而影響工程進度與投產,由此耽誤半年多工期,加之其省級母公司因市場行情的下跌而經營惡化,無力對項目公司(承租人)提供更多的資金支持,導致承租人無力解決因環評和不能按期投產而擴大的投資缺口,租賃公司還不得不與承租人及其實際控制人縣政府和縣級母公司妥協,調整還租方案,且追加投入。

三、樂觀聽信承租人的前景描述

承租人無論是對他經營行業的美好愿望,還是希望融入設備與資金,給出租人都描繪了美妙的行業與企業前景。我們親自經營過上海DX航運公司,后者于2010年直陳波羅的海航運指數未來半年至一年必反轉無疑,為此

[1] [2]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