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引言

在融資租賃、商業保理行業,出租人、保理商出于提高項目內部收益率(IRR)、完善項目風險控制措施等種種目的,往往會考慮在融資租賃、保理結構中增加一筆保證金。但就我們與租賃公司、保理公司溝通的情況來看,這筆保證金往往不會采用融資方支付的方式,而轉而采取“內扣方式”。例如,某筆融資租賃業務融資本金1000萬元,保證金比例為5%,出租人向承租人支付融資本金時,直接將應由承租人向出租人支付的50萬元保證金在融資本金中進行抵扣/內扣操作,即出租人向承租人支付的凈融資金額為950萬元。但是,從目前司法實踐的審判趨勢分析,保證金“內扣方式”已經面臨越來越高的法律風險。本文中,我們將結合幾個訴訟階段的案例,討論分析保證金相關的法律問題。
 
二、保證金相關案例分析

案例一:保理商內扣保證金后,融資本金即計息基數被法院判決相應調減。

【判決要旨】
保理商未就保證金設置專門賬戶進行管理,且并未約定“回購事件”發生前保證金的不得動用等事項,并且從融資款內直接予以扣除,因此《保理合同》約定的保證金不符合履約保證金的要求,應以保理商實際支付的融資款作為計息本金,計算利息損失及違約金。

【案情介紹】

原告某融資租賃公司與某藥業有限公司簽署《保理合同》(有追索權),約定由某融資租賃公司以6,000,000.00元受讓某藥業有限公司對其他五家付款義務人享有的應收賬款。為減少付款路徑,某融資租賃公司在扣除了某藥業公司應向某融資租賃公司支付的保證金600,000.00元后,實際向某藥業公司支付融資本金5,400,000.00元。《保理合同》另外約定:如發生某融資租賃公司在《保理合同》項下的任何款項未及時足額收回等情況的,某融資租賃公司有權要求某藥業有限公司向其一次性就《保理合同》項下已轉讓給某融資租賃公司的應收賬款中未獲清償的部分進行回購,并要求某藥業公司按逾期金額日0.08%的標準,支付違約金。后某藥業公司在《保理合同》項下發生違約,某融資租賃公司訴諸法院,要求某藥業有限公司按照《保理合同》約定履行回購義務,并支付相應違約金。

【律師評述】
本案由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于2017年3月28日作出一審判決,預計對未來上海地區融資租賃、商業保理合同糾紛都將產生一定的影響。過去,即使出租人、保理商在向資金需求方支付融資本金時“抵扣/內扣”保證金的,在訴訟階段,出租人、保理商作為原告提出的“以融資本金(即不扣除保證金)作為融資租賃合同、保理合同利息、逾期利息/違約金的計算

[1] [2] [3] [4] [5] [6] [7]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