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今資本市場、金融市場的不斷發展完善,大量潛在融資需求與市場交易追求效率的傾向對傳統三方模式下融資租賃結構提出了重大挑戰。與之相應,售后回租型融資租賃結構應運而生,并已成為融資租賃市場的前沿常見模式。

所謂“售后回租”,一般是指承租人(通常為企業)以融資為目的依照事先協議將其所持某項資產出售給具有從事融資租賃業務資質的出租人后,再將所涉資產租回使用,并按約分期向出租人支付租金的一種新型融資租賃樣態。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融資租賃糾紛司法解釋》)第二條規定:“承租人將其自有物出賣給出租人,再通過融資租賃合同將租賃物從出租人處租回的,人民法院不應僅以承租人和出賣人系同一人為由認定不構成融資租賃法律關系。”可見,融資租賃糾紛司法解釋亦認可了售后回租模式的合法性。

融資租賃案件涉案標的額通常較大、法律關系相對復雜,目前有關融資租賃糾紛法律規范尚不健全,糾紛一旦產生即往往伴有較大爭議,并且對于出租人合法權利保護這一議題本身也具有十分重要的現實意義。對于此種類型糾紛的妥當解決顯然既關乎個案公正,也會在很大程度上牽連到我國資本市場、金融市場的未來走向。鑒于此,本文擬從出租人權利保護角度出發,探討分析出租人訴訟請求方案設計、融資租賃法律關系具體判定標準等,并嘗試在此基礎上進一步提出出租人如何規避訴訟風險的相關建議,以供同仁交流與參考。
 
一、出租人訴訟請求方案設計

出租人基于市場風險等因素遭遇相關糾紛時,囿于現行法律規定的模糊性,如何合理“設計”并提出訴訟請求已成當下爭議解決中的首要難題。《融資租賃糾紛司法解釋》雖專門就訴訟請求作出相應規定,但細細探究,該等規定似仍顯語焉不詳。

其中,第二十一條規定:“出租人既請求承租人支付合同約定的全部未付租金又請求解除融資租賃合同的,人民法院應告知其依照合同法第二百四十八條的規定作出選擇;出租人請求承租人支付合同約定的全部未付租金,人民法院判決后承租人未予履行,出租人再行起訴請求解除融資租賃合同、收回租賃物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

第二十二條規定:“出租人依照本解釋第十二條的規定請求解除融資租賃合同,同時請求收回租賃物并賠償損失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前款規定的損失賠償范圍為承租人全部未付租金及其他費用與收回租賃物價值的差額。合同約定租賃期間屆滿后租賃物歸出租人所有的,損失賠償范圍還應包括融資租賃

[1] [2] [3] [4] [5] [6]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