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同的種類是根據一定的標準對合同所做的分類,對合同正確分類有助于我們更好地理解某種類型的合同。筆者嘗試從保理合同的種類入手分析理解保理合同,鑒于保理合同的核心為“債權轉讓”,因此本文主要從“交付”標的物角度來分析。
按照人大版的《合同法》通說,根據合同的成立是否以交付標的物為成立條件,可以將合同分為諾成合同和實踐合同。實踐合同與諾成合同區分理論起源于古羅馬,后來這種對實踐合同與諾成合同的區分理論為《法國民法典》所采納。但《法國民法典》對實踐合同的規定比羅馬法理論更進一步,把交付作為合同的生效要件,而不是成立要件。目前有些學者認為這種區分理論已經不再適應現代社會的需求,區分理論已失去了存在的意義。但我國目前仍保留了這種區分理論,將是否交付作為成立要件來區分。區分理論是否有存在的必要,筆者不再深入探討,將交付作為成立要件或者生效要件孰優孰劣,筆者亦不再展開討論,本文僅從區分理論的角度來分析理解保理合同的性質。

一、人大版《合同法》中的諾成與實踐合同通說

諾成合同是指當事人一方的意思表示一旦為對方同意即能產生法律效果的合同,即“一諾即成”的合同。此種合同的特點在于,當事人雙方意思表示一致之時,合同即告成立。
實踐合同是指除當事人雙方意思表示一致以外,尚需交付標的物才能成立的合同。在這種合同中,僅憑雙方當事人的意思表示一致,尚不能產生一定的權利義務關系,還必須有一方實際交付標的物的行為,才能產生法律效果。例如保管合同,必須要寄存人將寄存的物品交保管人,合同才能成立并生效。
由于絕大多數合同都從雙方形成合意時成立,因而它們都是諾成合同。而實踐合同則必須有法律特別規定,可見實踐合同是特殊合同。諾成合同與實踐合同的區別,并不在于一方是否應交付標的物。就大量的諾成合同來說,一方當事人因合同約定也負有交付標的物的義務,如買賣合同中的出賣人,有向買受人交付標的物的義務。實際上,諾成合同與實踐合同的主要區別在于,二者成立與生效的時間是不同的。諾成合同自雙方當事人意思表示一致時起,合同即告成立;而實踐合同則在當事人達成合意之后,還必須由當事人交付標的物和完成其他給付以后,合同才能成立。

二、司法實踐中的諾成與實踐合同
   
以往一般認為,我國的實踐性合同有五種:1.定金合同(《擔保法》第90條);2.自然人之間的借款合同(《合同法》第210條);3.保管合同(有例外,可約定為諾成合同)(《合同法》第367條);4.借用

[1] [2]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