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必須服從于、服務于實體經濟的發展。經濟是肌體,金融是血液。經濟穩,金融才穩。結合中國實體經濟向高質量發展轉軌,結合中國經濟結構優化的走向,準確把握金融租賃的發展著重點,對拓展市場空間,控制資產風險,實現社會,生態及自身效益的有機統一,都具有現實和深遠的價值。

第一產業
在農業上,金租以支持鄉村振興戰略及重要農牧產品高質量穩定供給為重點

近40年中國經濟高速發展,城市化進程快,城市建設和全國性基礎設施(比如高速公路與鐵路,機場和大型水利能源工程等)建設水平與世界發達國家的差異已不大。但作出卓越貢獻的農業和農村,與發達國家的差距尚遠。

中國最突出的國情與矛盾,第一是人口眾多,人均耕地少,農產品供給不足。工業化,城市化不得不占用城市周邊大量的肥田沃土;在保證耕地面積紅線的政策下,占用的是交通方便的、肥沃的平原、平地,置換補充的卻是偏遠的陡坡瘦土新地;加之農業比較效益低下,在四川等中西部地區耕地撂荒現象甚為嚴重,結果重要農產品生產供給不足,導致中國大量進口主要農產品。據統計介紹,2017年下列主要農產品中國進口量均居世界第一,且占到全球進口量很高的比重,情況不容樂觀。其中大豆進口居第一,占全球進口量的64.5%,稻米居第一,占11.8%,高粱居第一,占75.6%,油菜籽居第一,占28.6%,大麥居第二,占24.6%。簡而言之,全球的大豆,高粱基本上就是對中國出口。雖然如果中國不進口,美國等大豆凈出口國的農場主會著急,但真正到貿易戰,饑餓戰狀態,進不了口的壓力仍然高過出不了口者。而中國人的基本口糧稻米的進口也占到全球第一,著實讓人揪心。

簡單說,中國巨大的人口基數,從數量上講,靠進口來養活中國人,全球承擔不起;從國家安全戰略講,中國進口口糧,在將來某些特殊時間會受制了國際市場,特別是受到出口國的貿易政策的影響更大,從某種意義上講具有喪失全球貿易主動權的風險。所有涉農的政府、商業機構和各級經營管理者,務必高度重視,未雨綢繆,避免主要農產品對進口的過度依賴。

農業(包括農林牧副漁等)最基本的功能是提供糧油肉奶等基本食物,解決人吃飯的問題,這就是常識和本質。李克強總理在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明確指出,抓好農業特別是糧食生產,近14億中國人的飯碗,必須牢牢端在自己手上;推進農業全程機械化;加強面向小農戶的社會化服務;推動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等。從農業供給側改革發展而言,務必配套政策,花大功夫,下大力氣發展農牧業

[1] [2] [3] [4] [5]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