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將今年經濟增速目標定為6%-6.5%,低于過去兩年的“6.5%左右”,全文多達8處強調“高質量發展”,這符合十九大報告關于“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的趨勢判斷。適當調低經濟增速目標,為短期內持續推進經濟轉型、去杠桿和供給側改革留出了更大空間;強調發展質量,為保持長期、健康的經濟增長奠定了更扎實的基礎。

同時,6%-6.5%的增速在全球范圍內仍然屬于不低的水平,在主要經濟體中數一數二,只有印度、越南等個別國家增速高于這個水平。再考慮到中國的GDP規模穩居全球第二,這一發展目標實際上并不低,顯示出中國政府對于“穩中有進”的發展信心。

國際經驗表明,融資租賃行業的周期性較強,受宏觀經濟影響較為明顯。從企業數量增速和合同余額增速雙雙放緩來看,整個行業在2015年以后就進入了邊擴張邊調整的階段。2019年宏觀經濟發展目標保持穩定,為融資租賃行業改進、調整和再出發提供了較好的宏觀環境基礎。
2018年我國已經進行了一輪減稅,制造業等行業的增值稅稅率從17%降低到16%,交通運輸等行業稅率從11%降低到10%。2019年減稅的力度將進一步加大,制造業等相關增值稅稅率從16%降低到13%,交通運輸等行業稅率從10%降低到9%。6%一檔的稅率雖然不變,但將會增加稅收抵扣等配套政策。

在減稅過程中,融資租賃行業將是直接的受益者。稅率偏高一直是制約直租業務開展的重要因素之一。本次直租業務的增值稅稅率將降低3個百分點,有利于增強客戶和廠商開展設備直租的意愿,推動直租業務占比回升。另外,制造業、交通運輸等行業的客戶稅負降低,有利于改善租賃客戶經營狀況,間接利于擴大融資租賃需求、降低客戶信用風險。

政府報告從多個角度顯示出對于實體經濟和民營經濟的支持力度。一是在營商環境方面,強調“對各類所有制企業平等對待”,“堅決把不該管的事項交給市場”,要求堅持“兩個毫不動搖”,下大力氣優化民營經濟發展環境。二是在減稅降費方面,提出“切實讓市場主體特別是小微企業有明顯減稅降費感受”。三是在融資方面,提出“引導金融機構擴大信貸投放、降低貸款成本,精準有效支持實體經濟”,“著力緩解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

融資租賃的特點是“融資與融物相結合”,與實體經濟、民營經濟之間的關聯之密切,可謂一榮俱榮、一損俱損。隨著一系列“組合拳”的推出,實體企業的信用風險和流動性風險得以緩解,企業融資需求擴大,存量租賃資產的質量也有望改善。

從另外一個角度看,銀行對于實體經

[1] [2]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