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案中被告人所在單位未公開具體名稱,裁判文書中以Z公司來稱呼。
  
  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判決認定:2012年6月至2014年8月,被告人張某在擔任Z公司(以下簡稱為Z公司)包裝系統事業部高級客戶經理期間,在負責湖南省A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為A公司)售后回租賃等項目時,利用其職務便利,于2014年4月至5月收受A公司實際控制人胡某給予的好處費人民幣100萬元(以下所涉幣種相同),其中50萬元用于購買房產,其余50萬元用于其他個人消費。
  
  2012年12月,被告人張某在負責湖北省B有限公司(以下簡稱B公司)融資租賃項目時,利用其職務便利,收受金海公司實際控制人孫某給予的好處費10萬元,后將其用于個人消費。
  
  2017年4月2日,被告人張某被公安機關抓獲到案,并如實供述了上述犯罪事實。
  
  原審法院認為,被告人張某作為公司工作人員,在經濟往來中,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違反國家規定,收受回扣款共計110萬元,歸個人所有,其行為已經構成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鑒于張某具有坦白等情節,原審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條第二款、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六十四條之規定,以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處張偉有期徒刑六年六個月,沒收財產人民幣十萬元等。
  
  上訴人張某和辯護人提出如下上訴理由和辯護意見:1.張某具有自首情節,主要理由為公安機關出具的兩份工作情況自相矛盾,且公安機關在立案時未對張某收受錢款事宜進行核實。2.涉案單位Z公司沒有實際經濟損失。據此,建議法庭對張某予以減輕處罰,并適用緩刑。
  
  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出庭意見為:原審判決認定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罪正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建議二審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院經審理查明的主要事實和證據與原審判決相同。
  
  對于上訴方所提上訴理由和辯護意見,本院作如下評析:
  
  關于上訴人張某是否具有自首情節。本院認為:公安機關于2016年9月23日調取了張某尾號為3109的中國建設銀行帳戶明細。上述帳戶明細反映張某于2012年12月10日收到劉某匯入的10萬元。經查,劉某即系金海公司會計人員。
  
  同年12月13日,公安機關就在工作中發現的張某涉嫌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的線索進行立案。上述偵查活動證實公安機關最晚于2016年12月13日就已掌握了張某涉嫌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的相關事實,且所涉數額已達追訴標準,結合張某于2017年4月2日被公安機關抓獲的事實,故應當認定張某不具

[1] [2]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