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和小伙伴們分享兩個保理界的鬼故事。經歷以后,那種感覺是從頭皮開始,然后到后背,總是有一種讓人很不舒服的感覺。這樣的感覺一直陪伴著我很多年,遇到類似的情況都會再次上身。

第一個鬼故事

華麗麗的開場

2011年在某省某縣某企業做盡調。那是一個炎熱的夏天,客戶是一個生產鍛件的企業,在當地還是很有名氣的規模型企業,有六成多的業務是做給一個央企子公司。企業報表基本面很好,各項指標都很正常,也沒有過分有多好。總之,這是個看著很正常的企業。夏日炎炎,還是鍛件廠,我就是那個勤快的小蜜蜂。訪談,簽字,拍照,核對資料一切順利。稚嫩的我很開心,好項目,這個月的業績可以交代了。收益也很好,客戶通情達理,價格也沒怎么卡,財務老爺爺也很配合。總之,開始是很順利的,簽約放款在向我招手。

逼真的現場

按照步奏來,先是查看企業的報稅系統。財務老爺爺非常遺憾的說,我們的財務是在外面報的,代辦財務這周還出去休假了,沒有密鑰看不到哦。“額,這么大的企業?居然還是代理記賬,很奇怪哦。”我心里想。財務老爺爺不緊不慢的解釋,不奇怪啊,我們那個會計師替我們做了很多年了,我們發展大了,也不能踢開老朋友啊,再說我們老板特別重感情。乖乖,有情有義,好企業,夠意思。

帶著疑問,看不到稅務系統,那就收稅務的繳款憑證吧。財務老爺爺很爽快地從庫房里,拿出了整套申報單和稅單給我看。太真實了,2年啊,連續24個月的增值稅申報和繳款啊。鮮紅的章,太真實了。那么合作,那就多要銷售發票確認吧!當時的我就那么盡職,不過現在的我也這么盡職、太佩服自己了。

可是,原來和氣的老爺爺有些生氣了。生氣可以理解啊,畢竟已經收了2個磚頭那么厚的文件了。一通勸說,老爺爺那里氣消了,但是要求最好讓我一次說清楚還要什么。看著老爺爺還有些怨氣的臉,就只要三個月的銷售發票和抽驗了10個左右憑證。聽到這么多,老爺爺又不開心了,跑去老板那里告狀,中間還去了幾次庫房。幾翻安撫,老爺爺態度緩和了,說是安排庫房準備了,只是庫房有規定,外人不能進去。老爺爺陪著我喝茶,天文地理人生百態結婚有娃否,扯個沒完。中間還是我要求去現場看,老爺爺談意濃,完全不想停下來。

考察生產現場,車間里熱火朝天,炎熱夏季他們車間真有熱火朝天爐。做過鍛件廠的小伙伴可以腦補畫面,炎熱的夏天,鍛件廠,是不是有像掉熱湯里的感覺。看廠,大約要40分鐘,雖然快熱暈了,但是一個不好的念頭突然閃現。這個企業,所有的設備,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頁